央廣網衡陽7月16日消息(記者潘毅 實習記者孟艷芹)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近日,湖南一家名為衡陽兆基銅業有限公司的民營企業股東在微博上公開了一份向銀行送禮的清單。其中包括辦理貸款業務開支、銀行考察開支、招待費用、某行長喬遷送禮、某行長住院送禮等,企業存續5年間向銀行送禮共計972萬元。送禮對象多為華融湘江銀行以及某國有銀行當地支行。
  如今,衡陽兆基銅業有限公司已經倒閉,送禮清單一齣,銀行在貸款業務辦理過程中是否存在這麼大的權力尋租空間也引發關註。涉事銀行對此如何回應?
  公開送禮清單的企業股東謝善良表示,企業的具體業務由另一名股東阮兆洪負責,他只是在企業倒閉後,在清查賬目的時候才發現的這樣一份清單。
  謝善良:到公司持續虧損的時候,我把公司的賬目瞭解了一下,但是發現有很多問題,尤其是送禮,後來我找到我們老闆,大股東阮老闆,問他那些情況,他說這些情況沒辦法,為了貸款,銀行對他們開口很大,否則不兌給我。
  阮兆洪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融資費用和其他的隱性成本太高的因素是公司倒閉的重要原因。而華融湘江銀行行長李初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給出了截然不同的說法:企業提到的這起貸款是政策性安排,並不存在融資難問題。
  李初春:貸款問題並不是他們找我們貸款或者是我們主動去營銷這筆貸款,是當初衡陽市市人民政府,基金危機,我們市政府為了支持有色金屬這個行業流動資金不足,衡山縣政府把這個企業推薦給我們,不存在要花費很大的成本費用取得這個貸款。
  衡陽兆基銅業有限公司曾被湖南省銀行業協會評選為“2009年度信貸誠信單位”,但是對於這筆貸款業務,李初春則氣憤地說,正是因為企業“不誠信”,貸款里相當一部分已經成為壞賬。
  李初春:這個企業是不誠信的,貸款中有一千萬是它的應收賬款提供擔保的,這個錢回來以後,按照我們雙方的貸款合同規定,它應該錢回來要通知我們,把錢還給我們,它錢回來以後馬上就全部轉走了,我們根本不知情的情況下他把應該歸還貸款的資金全部轉走了,它轉走的原因是什麼呢,是因為當時這個企業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
  謝善良表示,正是這筆作為抵押的應收賬款成為將其卷入事件之中的關鍵因素——華融湘江銀行的1千萬貸款,阮兆洪騙取他簽署委托書,最終代其簽訂了擔保協議,如今公司還不上貸款後,他作為擔保人就需要來償還。
  衡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官方網站公佈的排期開庭公告顯示,原告衡陽市企業信用擔保投資有限公司起訴被告衡陽兆基銅業有限公司追償權糾紛案在上個月18日開庭。而在5月份,上訴人謝善良與被上訴人華融湘江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衡陽珠暉分行、阮兆洪、原審被告衡陽兆基銅業有限公司等的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案在湖南省高院開庭。
  李初春說,不排除這份送禮名單的公開是在為訴訟造勢。
  李初春:當時我們一審的時候打官司我們打贏了,判的是對方那個姓謝的擔保人要承擔法律責任。現在這個官司已經打到二審了,二審最近要判,他估計這個官司可能贏不了,就要造這個輿論。
  這份清單到底是否屬實?謝善良稱,由於自己不負責具體業務,這份清單中的項目並沒有經手自己。
  謝善良:我不清楚我一點不清楚,就是財務上反應出來,送了那麼多錢,再就是阮兆洪自己所說,他自己送了多少錢,公司送了多少錢。
  阮兆洪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上述清單來自於公司財務,“都是真實的”,清單上的“禮”也是真實送出去了。但阮兆洪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卻對此矢口否認,稱自己從未見過這份清單。
  阮兆洪:我不知道他哪裡來的這個。
  記者:你不知道他哪裡來的清單?
  阮兆洪:對對對,沒這回事。
  記者:沒這回事?
  阮兆洪:對。而且融資融不到,是我們企業經營的問題,和金融危機也有關係。
  而銀行方面的說法則是,企業必須要拿出證據,同時銀行也將對此事展開徹查。
  李初春:有些底下的工作人員他會不會有這些行為,確實我也不知道,尤其是網上報這個事以後,我也跟行裡面紀委就這些事情進行查處,看有沒有網上報的這些事,有些同志有沒有這些問題,有這些問題那肯定行裡面也會嚴肅查處的。
  謝善良表示,他已經將此事向衡陽市紀委舉報。
  謝善良:我已經向衡陽市紀委舉報了,大概已經十來天時間了,現在還沒有反應。
  截至目前,衡陽市紀委並未對此事作出公開回應。
(原標題:湖南民企股東自曝巨額送禮清單 5年送出近千萬)
(編輯:SN117)
創作者介紹

擺酒

mdynyqtrso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